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智若愚的博客

我在故我思 我思故我在 爱思考是人生的最高境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海,男,汉族,1961年4月出生。先后任教于黑龙江省绥棱县第一中学、浙江省温州泰顺育才高级中学、广东省碧桂园学校,现任黑龙江绥棱县第一中学高级政治教师,并兼任全国中小学素质教育研究会会员、全国创新学习研究会会员、中华教育研究会会员,先后被国内五家杂志社聘为特约通讯员或特约编辑。1987年以来,在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发表论文、教材分析、试题研究、教案、教学建议等教研文章507篇,主编与合著教学用书12本,由国家正式出版社出版。21项科研成果受到国家、省、市有关部门的奖励。被同行誉为学者型教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民办学校苦乐行(十六)  

2010-07-08 16:09:33|  分类: 民办学校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民办学校苦乐行(十六)

我与老叶

老叶今年有60多岁,十几年前在一家企业退下来,工资不高,只有一千对块钱,因此,在育才学校做了一名清洁工,负责冲洗学校各校区的厕所,月薪1200元,老伴没有工作。女儿已经出嫁,儿子离婚在家。家境不是很宽裕。

对他的初步印象是勤劳、朴实。在学校里,经常会看到他的身影,而每次看到他时几乎都是在那里兢兢业业的忙碌着。时间长了,他也常跟新来的一些老师搭话。没事的时候也闲不住,经常在校园捡破烂,据他讲一年下来,能赚一万多元。有一次中午,我在办公室备课,他看办公室们开着就进来找废纸,我把办公室里所有的废纸都收拾在一起,让他足足装了三麻袋。他很高兴地用自行车把废纸推到操场的小仓库里。从此以后,每当办公室里有废纸我都随时放起来,待他来时随时取走。在宿舍里,扔掉的不要的东西,包括啤酒瓶子、纸盒箱子、塑料袋子以及各种废旧纸张等等,都是他收取的对象,为了给他攒些破烂,我用过的书籍、纸张、甚至用过的不使的餐具都给留着,直到在室内初具“规模”,才统一拿走。这样,一学期下来,我对他有了不小的“贡献”,他对我无话不说。

据他讲,其实他四十多岁就已经退下来了,主要是因为单位的经济效益不好,又面临着裁员。退下来后就是不停地到外地做买卖。先是在广东东莞等地,然后是在杭州,但做的时间都比较短,主要赚不到多少钱。最后是去了昆明,主要是做服装生意,因为那里的生意比较顺利,一年又四季如春,一做就是7年。就是在这7年里,他才赚到了一些钱,回来后盖了四层的小楼,也就是他现在住的房子。后来年龄大了,不能出去跑了,经熟人介绍,在育才学校当了一名勤杂工,一个月1200元,加上退休的工资,他已经很满足了。他对外地老师到那里教书感到困惑,他跟我说:既然是教书为什么跑到这里来,千里迢迢,撇家舍业,为什么不选择离家比较近一点的地方?我说,家近一点的地方虽然可以教书,但工资都比较低,以北京为例,多数民办学校一般都在月薪3000左右,比家里高不多少,同样是出来一回,去这些地方就一点不划算。既然是出来了,就要选择比较工资比较高的理想地区,这里的工资条件比北方高些,所以北方老师比较愿意到这里来。他说“那是,那是”。时间长了,我和老叶比较熟了,也就免不了多接触一些。

有一次,天气热得跟火炉一样,他骑着自行车来到我的宿舍,说要领我到外面好玩的地方逛逛,他把自行车放在学校,我和他各打着一把遮阳伞出了学校,坐上公交车,大约半个小时左右,我俩在一座山林的旁边下车。我问他这是什么地方,他告诉我离这不远有个叫“百丈崖”的地方,那里有瀑布和喷泉,是一个消暑的地方。我喜出望外,跟着他往前走,在距离下车地约一里远的地方,我看到了“百丈崖”,那是一块高约4米、宽约2米的石碑,远处就能看见红红的“百丈崖”三个大字,从碑的南侧向西望去,一座高高的悬崖矗立在眼前,崖上有稀疏的夹带着杂草的树木。虽然威严雄伟,但也就有100米左右,没有一百丈那么高。崖的下边是一条小溪,小溪的旁边有一些温泉,来这里玩的人都是想到水里泡一泡温泉,感受一下大自然的恩赐。老叶让我也下去感受一下,我说我有风湿病,不习惯下水。这样,他在泉水里感受,我在附近的地方溜达。一个多钟头以后,他穿好衣服,我与他上了一辆公交车,返回县城,并在一家小店(饭馆)吃了饭,席间看得出他泡完温泉后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说了很多当地的事情,就像讲故事一样。

2006年春天,我爱人领孩子到广州复查病情,回来时到我那里停了几天,临走那天早上,老叶在自己家里装了一大瓶子红酒给我送来,并且说这是本地特有的用孺米酿制的酒,对人体保健很有好处,回家用吧!我谢过后给他剥了一个香蕉,他乐得向个孩子。

一晃已经有五个年头没见到他了,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,我离开的时候他身体还很硬朗,但毕竟已经超过六十岁的人了。前一阵子我给他打电话,手机换号,而且本地固定电话已经升级,没有联系上。现在我想念他,并在千里之外保佑他健康平安,有机会我会去看他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