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智若愚的博客

我在故我思 我思故我在 爱思考是人生的最高境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李海,男,汉族,1961年4月出生。先后任教于黑龙江省绥棱县第一中学、浙江省温州泰顺育才高级中学、广东省碧桂园学校,现任黑龙江绥棱县第一中学高级政治教师,并兼任全国中小学素质教育研究会会员、全国创新学习研究会会员、中华教育研究会会员,先后被国内五家杂志社聘为特约通讯员或特约编辑。1987年以来,在省级以上报刊杂志发表论文、教材分析、试题研究、教案、教学建议等教研文章507篇,主编与合著教学用书12本,由国家正式出版社出版。21项科研成果受到国家、省、市有关部门的奖励。被同行誉为学者型教师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民办学校苦乐行(七)  

2010-03-04 15:02:46|  分类: 民办学校经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民办学校苦乐行(七)

平凡真友情

与我在同一时间去育才学校的老师中,有个姓“包”的,是同一学科与我配合最好的伙伴。他原来在当地农村的一所学校,2004年调到育才学校,教高一并当了高一的班主任。不仅工作好,而且好客,待人热情,喜欢交朋友。

有一次,他跟我说:“李老师,我明年参加高级职称评审,手里没有发表的论文原件,您能否帮我发表一篇”,我说:“没问题,就包在我身上”,并且和他约定了发表的时间。之后,他非要请我吃饭,被我婉言谢绝。刚开始的时候,他教高一年级,我教高三年级,不在一个办公室,不太十分了解,处处都表现得很客气。时间长了,了解多了,聊天的话语逐渐多了起来。过了三个月以后,他有点等不及了,问我有没有发表呢?我说:“还没有,不过快了,你放心,我曾经帮助过几十人发表论文,没有一次失败过”。果然,半个月以后,杂志社寄来了样刊,而且是两本。我给他送去,他很高兴,他打电话让自己老妈炒几个小菜,当晚就请我到他家吃了一顿饭,喝了他们自己家酿制的“红酒”。泰顺本地家家能酿酒,因为在酿制的过程中,配放一种原材料叫“红曲”,颜色呈深红色,故称为“红酒”,据说这种酒非常保健,当地人比较长寿,与喝这种酒有关。每家酿制的酒都用我们东北下酱的大缸来装,既可以做炒菜调料用,也可以饮用。一年要用上二三百斤。

因为他姓“包”,人长得比较黑,所以一开始看到他时,我就想到是不是包公的“后代”啊?但还不好意思问这个问题。待我和他混熟了以后,我问他这个问题,他才告诉我,当地姓“包”的人不少,而且这些“包”姓人群还真跟古代的包公有“联系”。据他讲,温州地区姓“包”的人,不少都自称是包公的后代。据说在北宋时期,朝廷任命包拯掌管开封府,短短一年的时间,就把号称难治的开封府,治理得井井有条。包拯敢于惩治权贵们的不法行为,坚决抑制开封府吏的“权霸”,并能够及时惩办无赖刁民,使很多老百姓权益得到保护。由于包拯在开封府执法严明,铁面无私,敢于碰硬,贵戚宦官也不得不有所收敛,听到包拯的名字就感到害怕,而老百姓都很尊崇包拯。包拯逝世后,有些老百姓因受到了包拯的恩惠,为了感谢包拯,把自己姓该成姓“包”,以表达对包拯的怀念和崇敬。温州地区的居民很多都是从河南那里迁徙过来的,其中的“包”姓居民都自称是包公的后代。实际上是不是真的包公后代,我无从考察,也没有必要考察,但我对“包”姓老师和同学,都有一种潜意识的尊敬。

从此以后,我和包老师在工作中更加团结协作,互相帮助,我有什么困难时,找他帮忙;他有什么问题,也愿意找我帮他解决。我们两人合写的高一高二校本作业教辅资料,连续使用了三年,每年都得到一笔可观的出版费。有一次,我需要找一根桃木用,因为黑龙江很难找的,我就让包老师帮忙,托他在泰顺那里给弄一根。一个星期天的上午,他骑着摩托车跑了一上午,才在当地的一个林场费了不少口舌要到一根桃木。黑龙江虽然不产桃木,但有很多特产也是南方所没有的。作为东北特产的东北野生黑木耳脆嫩可口,味道鲜美,是城乡人民喜爱的食品,他们也很喜欢食用。所以当每次寒假过后返回学校时,我都不忘顺便给他稍两袋黑龙江的野生黑木耳,让他享受一下我们黑龙江特产的美味。

中秋节那天,他给我打电话,说请我到他家吃饭,我推辞不了,只好答应了。我到超市上给他家孩子买了一箱蒙牛牌牛奶,顺便稍去。那天我在他家喝了不少红酒,当时没有喝多的感觉。他说:“我领你到外面转一转”,于是,他骑着摩托车,我坐在后边,往南沿着山脚下的高速公路行进。十几分钟以后,在一座桥旁边停下,桥的下方是一个山泉汇成的小溪。据他讲,这座桥距离泰顺五里地,是浙江和福建的接壤处。桥的南面是福建省,桥的北面是浙江省,我的手机是本地通,在桥这头就有信号,到了桥地那头就没有信号了,真是有趣。我俩来到桥下,沿着小溪边往下走。不远处是一个小型水电站,水电站旁边有一户人家,这个水电站就是这户人家的,据说它发的电量可以供附近的一个县城使用。

天渐渐地黑了,我俩坐在桥头上,共同沐浴同一轮月光,分享友情。这也许就是古人所追求的一种“人月统一”的生活境界吧。这时,我有点头晕,红酒的后反劲上来了,他赶紧把我送到学校的教师公寓里。
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